当前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档案托管 > 政策法规 >

我国人事档案法律制度中个人信息控制权的缺失

  事实证明,如果公民对个人信息被处理的过程的知情权得不到保障,其对处理过程的控制权也会大打折扣,知情权在很大程度上是控制权的前提。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试想如果公民对人事档案中的个人信息内容都无法查阅,他如何发现其中信息的缺失和讹误呢?当然,现有的制度设计也并非一无是处,比如上文提到的《干部档案工作条例》第二十三条、《企业职工档案管理条例》第十一条、《流动人员人事档案管理暂行规定》第十二条以及《干部档案整理工作细则》第十条三款,都规定公民个人在其人事档案材料被收集的时候,享有一定的被告知和征求意见的权利。但是这种权利的保护是非常不完整的,离实现公民信息自决所要求的完整的控制权还相差甚远,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一)档案管理部门在处理公民人事档案中个人信息的过程中并没有充分征得公民个人的同意上文已经分析过,《干部档案工作条例》等三部部门规章都规定在个人材料被收入人事档案之前,必须进行严格的鉴别,需要本人签字的一定要有本人签字,或由组织确认经过了本人的同意。这实际上只是为了档案管理部门确认材料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而并非征求公民是否同意将其材料收入人事档案。

  (二)档案管理部门在处理公民人事档案内个人信息的过程中,公民个人参与度极低档案管理几乎完全由档案管理部门主导,公民只有在信息入档之前享有一定的参与权。在个人信息进入档案袋之后,就几乎与公民个人绝缘。现有的制度只能保证公民的个人信息不会被不相关的主体随意查看和使用,但是对人事档案的相关管理部门是否会违法违规处理其个人信息则无法保证,也无从知晓。

  (三)公民个人对其人事档案中信息的缺失和讹误,并不享有请求补充、更正和删除的权利因为公民个人无权查阅本人的人事档案信息。所以公民根本无从知晓其个人信息是否存在缺失和讹误,即使公民有途径知悉,现有的人事档案法律体系也没有构建公民请求修改人事档案信息的制度。对此,有人也许会说,现有的人事档案法律制度规定了,在绝大部分材料收入档案之前,都已经要求公民本人确认了,即使没有确认的也经过组织盖章确认了,出现确实和讹误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

  (四)公民对其人事档案中的个人信息几乎不享有使用权,因为现有的人事档案法律规范没有赋予公民查阅和复制其人事档案信息的权利,公民无法直接利用其中的个人信息。公民只能通过其他有权查阅和使用其人事档案信息的组织和个人的行为,来间接地使其人事档案中的个人信息对其发生作用。比如,在求职过程中,用人单位通过查阅公民个人的人事档案了解公民个人情况,从而决定是否聘用。当然,这样非常局限的间接利用对公民个人所起的作用是非常有限的,公民的使用权行使的程度是非常低的,很难充分发挥人事档案的应有作用。

互济有道 · 咨询平台
一对一的高效轻松咨询
成都户口代办,成都积分落户,技能人才落户

成都户口代办电话 入户咨询热线:028-87606884/18828071360(廖老师)

公司地址:成都市金牛区洞子口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 备10208376号 技术支持: 速商网络

关注微信·轻松咨询